达人彩票平台邀请码

您现在的位置:

2016-6-2利焕南:借改革开放东风创造一个又一个“第一”

来源:深圳晚报发布时间:2016-06-02

1978年12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了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改革开放后到现在快38年了。这38年的历程可以说是我们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大飞跃,也是深圳城市发展的一次飞跃。从1982年踏上深圳开始,我逐渐从一个洗脚上田的农民转变为一位企业家,无论对于深圳还是我自己,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都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利焕南

37年过去了,改革开放带给了我财富。我虽然富了,但并不奢侈,到现在我住的依旧是以120平方宅基地建起的农民楼,坐的车子也只是普通品牌的车,我认为车子是代步的,只要不坏能跑路就行。但37年来我回赠社会的物资可以买几十栋的豪宅、几十部豪车。对于我而言,财富取之于民,自己够用就行。现在我已60多岁,退居幕后,以后老有所依,足矣!

台风过后大家需要重建家园,我想此时油毡纸肯定会很抢手很好卖,我立即到东莞采购了几车油毡纸回到深圳立即卖掉,也赚回一万多元

从照相馆到成立建材店

我出生在粤东一个贫困的山区里,人们的文化知识水平普遍不高。1967年,我离开校园辍学回家。18岁时我就当了生产队长,19岁调到大队当文书,21岁就代表贫下中农进驻学校,去那里当老师。后来我感觉文化水平确实太低,不能误人子弟,索性就不干了。之后也开过手扶拖拉机、挖过井、干过泥水匠、开过地下照相馆。所谓地下照相馆,就是逢春节、毕业季的时候,向别人租借一部照相机,在农村替人照照全家福或毕业照,那时照相行业利润很高,成本也只有10%左右。

1979年改革开放实行以后,我以大队的名义领取了一个照相馆的营业执照。当时我说服了我的母亲,卖了家里唯一的一头猪,卖了一百多块钱,就去广州买了部珠江牌照相机,从此正式进入照相行业。到了1980年,我又领取到第二张营业执照,商号为“紫金县临江综合商店”,注册资金20元人民币。那个年代,这也算是一个经济组织,还可以刻公章。

经过两三年的拼搏,我在老家紫金临江建起了一座两层的小平楼,当时在我们整个公社都是最显眼的,因为这是公社里私人唯一的一栋水泥钢筋混合结构小平楼。当时公社领导点名我倒卖三大材(钢材、木材、水泥)还查封我的账号。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1982年我做了一个决定,卖掉小平楼,带了13800元钱来到了举目无亲的深圳,开始我人生的第二次创业。

刚来到深圳就在福田,那时建设中的深圳到处尘土飞扬。我就在现在福田一村的路边,现在的海华大厦所在地租了别人40平方米的土地,用木柱子加铁皮,弄了个30多平方米的铁皮房,里面还要留12平方米的面积作为营业部,利用当地村里的一个建材店营业执照做起了建材生意。

1983年的7月28日,我的建材店开业了。开业之初,我一个老乡在国营建材公司做经理,我就以300元钱做押金,跟他那里拿些马赛克、瓷片样板,一样要一点,如果有人来买,买家下点定金我们去购买回来再卖给客户。生意红火之后,我便引进湖南郴州的水泥到深圳卖。

当年9月9日,一场突如其来的超强台风把我的整个家当全部掀走,整个深圳在台风过后一片狼藉,许多临时房屋都被台风吹倒,在这个时候我又看到了商机,台风过后大家需要重建家园,我想此时油毡纸肯定会很抢手很好卖,我立即到东莞采购了几车油毡纸回到深圳立即卖掉,也赚回一万多元,弥补了我在这次台风中的损失。

1996年时的布吉镇金利商业广场金鹏大酒楼。

试点成功后该模式立即在全国得以推广,可以说,金鹏集团应该是中国内地最早一批推动房地产按揭模式的企业

成立金鹏集团进军房地产

到了1984年,我开始跟中国建材进出口公司深圳分公司合作,建材生意越来越红火。同年9月,我成立了金鹏公司。为什么叫金鹏呢?“金”是代表紫金,因为我老家是紫金的,“鹏”则代表宝安鹏城。不久后,我就在布吉买了块地,建成了一幢1400平方米、六层楼高的金鹏大厦。1985年11月9日,布吉第一家具有综合性质的金鹏酒楼顺利开业,这还是当时整个宝安县第三家领取了有歌舞厅、餐饮等综合性营业执照的酒楼。因为当时经济发展处于低潮,人们的消费水平不高,酒楼生不逢时,总是难得温饱,时常处于“营养不良”状态。当时布吉还比较闭塞,自从酒楼开业以后,流氓阿飞不时来捣乱,生意也很快落败。关门、又开张,又关门,再开张,直至今天。

上雪村是金鹏集团开发房地产早期的摇篮和试验场,是一种没有把握的尝试。1986年,我开始进军上雪村的工业村建设,最后建成10万平方米的工业厂房和宿舍,自己留下5万平方米使用,尽管在上雪搞房地产收效并不尽如人意,但还是极大丰富了金鹏集团的实践经验,从此也知道从事房地产开发的酸甜苦辣;1990年11月9日,我进军龙华房地产,先后开发“金鹏商业广场”“金侨花园”“华侨苑别墅区”,建筑面积共17万平方米。随后又投巨资收购6栋“华富楼”、3栋“景华楼”共4万平方米,成为当时龙华房地产业的旗舰。

事实上,金鹏集团还是中国内地最早一批推动房地产银行按揭模式的企业。在这之前,中国金融业还没有房屋按揭的模式,没有开办按揭业务。1991年,我们承包了龙华经济发展公司,其营业执照内容包括工业土地、商业土地开发出售。我们当即就跟龙华镇政府签订了18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开发金侨花园,这也是当时宝安区最大的商品房项目。当时一起挂靠宝安地产开发公司的那几个龙华楼盘开盘后,竞争十分激烈,相互之间你提价我降价,相当混乱。于是,我就跟龙华镇总公司签了一份全面包销的合同,全部都由我来售卖。我们与建行田贝支行建立合作关系,在办开户手续的时候,我问当时田贝支行的梁行长:香港卖楼可以搞按揭的,你们现在怎么不做这个业务呢?他并不明白,问我什么样式的按揭,怎么按揭?我跟他解释了半天,但他仍不是很明白。最后我专程去香港的房地产公司售楼处那里,拿回香港的按揭合同文本供建行田贝支行参考。后来,深圳建行立即得到北京总行批准进行按揭业务的试点。试点成功后该模式立即在全国得以推广,可以说,金鹏集团应该是中国内地最早一批推动房地产按揭模式的企业,因为当时在中国内地,房地产开发企业并不多。

1992年11月9日,我在布吉镇奠基了3.6万平方米的金利商业广场;1993年10月28日,上海14万平方米的杨浦金鹏花园奠基。1997年1月10日“深圳市上海一百金鹏店”正式开业,开创了布吉镇的商业模式先河。

三十几年来,金鹏在发展的道路上一路风雨、一路坎坷,有过成功鼎盛时的欢笑喜悦,也有过投资失败时的低谷迷茫。1999年以前,在金鹏集团旗下有近17万平方米的物业,总资产时值近10亿元,这是金鹏集团最鼎盛的时期。

1997年,利焕南在金鹏足球俱乐部成立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1996年1月我们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由民营企业自筹资金组建的足球队——深圳金鹏足球队

成立全国首家民营足球俱乐部

我喜爱足球,每届世界杯都不错过。1994年,突然有一天,时任深圳市副市长的李容根打电话跟我说,深圳要组织一个会员制的俱乐部,

问我有没有意向参加?我听后十分感兴趣,于是就入股了100万元成为第二大会员。

1995年深圳市成立足球协会,我被深圳市体育发展中心聘任为首任会长,深圳是一个移民城市,当时所有队员的注册也不是在深圳,都是外地借来的。1995年底深圳队冲到甲A联赛后,教练跟大部分球员出走,球队没有人愿意接手。当时我就想着,能不能自己成立一支足球队?经过多方协商和讨论,1996年1月我们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由民营企业自筹资金组建的足球队——深圳金鹏足球队。当年我就带着金鹏足球队冲上了甲B联赛,1997年这支甲B球队又险些冲上甲A——最后四轮只要拿下3分就能冲进甲A,但由于裁判“昏哨”和队员放水等原因,让金鹏足球队功亏一篑。这件事给我很大触动,再加上当时中国足球大气候也不是很好,1997年,我毅然决定把金鹏足球队卖给云南红塔集团。

2009年11月,经广东省民政厅批准,金鹏集团出资成立全国第一家由民营企业自主设立的“广东省鹏城拥军优抚基金会”

实行拥军优抚计划

我小的时候酷爱历史,特别喜欢看三国演义、隋唐演义、说岳全传以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小说。接触到的历史越来越多,逐渐对军队、国防产生浓厚兴趣。1988年,我随广州黄埔区武装部部长宋惠林同志去罗浮山拜访雷鸣球政委,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对部队产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从1990年开始,我就视军队如长城,把军人当亲人,把支持国防当己任,深入部队开展拥军工作。从最初每年的几万元、十几万元到现在几百万元的无偿奉献。我认识了很多部队首长,却始终没有与部队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只有一如既往地开展拥军工作。

1991年夏,在广州军区管理局一个领导的带领下,我结识了时任总参谋长的迟浩田同志,心潮澎湃。当时,一个共和国上将、总参谋长面对我,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我心里又感到一丝温暖。从那以后,我每年都有一、两次去拜访他,他也在百忙之中接见我,从此建立了深厚友谊。我始终认为,有防才有国,有国才有家,国防是我们生存与发展的安全保障,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巩固国防、支持军队建设是每个企业与公民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

2009年,在金鹏集团成立三十周年之际,经过公司董事局会议决定成立一个专项支持部队建设发展的拥军优抚基金会,同年11月,经广东省民政厅批准,金鹏集团出资成立全国第一家由民营企业自主设立的“广东省鹏城拥军优抚基金会”。国防部原部长、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上将亲自为基金会题写了会名,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与鞭策。截至2014年,基金会已经和15家部队单位签订了长期的拥军优抚计划书,基金会每年拿出300多万元用于开展部队专项优抚工作,对在部队立功受奖、为部队作出特殊贡献、在训练中受伤致残以及家庭有实际困难的部队官兵给予资助,此举受到部队首长和官兵的一致好评。

我有幸在2003年2月第四期《求是》杂志了发表《夙愿三十年、春风吹又生》的署名文章

积极履行社会责任

我是深圳市二、三届政协委员。作为政协委员,应尽到一个政协委员的责任。因此每次政协会议都会主动建言献策,其中有许多开全国先例的提案。比如,在1997年经营足球队的时候,知道深圳警力不足,我提案设立类似香港“辅警”机制,在警察的带领下协助公安机关开展工作。深圳成为最先设立协警制度的城市;2002年,深圳的公共交通拥挤不堪,市民天天都有投诉公交问题。我提出将全市54家私营公司的公共汽车收回国有进行经营管理;2007年,我写好“关于实行火车票实名制”的提案后,交给全国政协委员陈红天在全国政协会议上提出此提案,……

作为一家深圳民营企业,金鹏集团在龙华街道办事处范围内并非最大、最强、也不是最有钱的企业,但我们知道,“感恩于心、报恩于行”,财富来源于社会,企业做大了,更应该回报社会,这是一个有责任的企业必须付出的责任和义务。

从1983年开始,我就开始向社会捐款,先后为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中国战略基金会、深圳、河源、山东招远等地区的教育、交通、宣传、扶贫救灾等捐款捐物,在江西井冈山夏坪中心小学开办金鹏“春蕾班”,在深圳开办河源贫困生“宏志班”等等,捐助大量钱物现在累计有超亿元。1999年,时任深圳市委统战部部长、市政协副主席的廖军文率领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来到我家,要求参观一下我的“家”,当他们看到资产近十亿元的一个大老板,家里还是用的自己酒楼装修时淘汰的家私时,感到非常惊讶,连称想不到。我个人觉得,财富多少不限,够用就好了。应该把钱用到社会上来回报社会才更加有意义。

1999年,在社会力量办学处于低潮时期,我投资超亿元在深圳布吉镇一块风景秀丽的山坡上建起一所占地26万平方米的金鹏学校。当时,广东省已明令禁收教育储备金,民办学校完全靠个人投资,风险很大,而金鹏学校的宗旨又是不盈利。但我力排众议,坚持把学校办起来。同年,我们与深圳高级中学携手合作开创“民办名管”的教育模式,举办“金鹏杯”奥数比赛,当时在全深圳引起轰动效应。

2002年十六大后,随着形势发展,党章也作了修改。我有幸在2003年2月第四期中央《求是》杂志了发表《夙愿三十年、春风吹又生》的署名文章。

“致富思源、富而思进”。我觉得金鹏集团能够伴随着改革开放走过30多年,完全是依靠着“千载难逢的改革良机,各级领导的爱护关怀,众多朋友的鼎立相助,金鹏同仁的团结拼搏,这是金鹏集团今天业有小成之根本、也是金鹏明天发展之根本”,这个座右铭来发展和前进的。

利焕南

1953年生,河源市东源县籍人。1983年来深,先后被授予河源市荣誉市民,深圳市荣誉市民,河源市二、三、四、五、六届政协常委,深圳市二、三届政协委员,广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独自创立广东省鹏城拥军优抚基金会和广东省利贞慈善基金会,任创会会长。2014年在金鹏集团成立35周年庆典后辞去金鹏集团董事局主席职务,现为涤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总顾问,河源全进(集团)有限公司总顾问。2002年荣获首届“中国儿童慈善家”称号,2004年荣获第五届“全国乡镇企业家”荣誉称号。

口述时间

2016年5月14日下午

口述地点

龙华新区人民路252号金鹏商业广场10楼

本期采写:深圳晚报记者 程安逸

前期统筹:王外平 梁琼月 黄晓天

后期统筹:赖丽思

本版资料图片由受访者供图

编辑:蔡励敏